首页 >> 情感频道 >> 倾诉空间 >> 口述:合租男冒充富二代与我同居半年

口述:合租男冒充富二代与我同居半年

2015年07月31日 11:32 来源:互联网 
租了这个两房一厅才开始后悔,司徒涛又说不愿意来我这座城市。物离乡贵,人离乡贱。由他吧,可夫妻分居两地始终不是办法。

  租了这个两房一厅才开始后悔,司徒涛又说不愿意来我这座城市。物离乡贵,人离乡贱。由他吧,可夫妻分居两地始终不是办法。

  李莫白,就像那些年曾经追过我的男孩。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,包租婆问:“他来合租,可以吧?”我没有理由拒绝,外貌协会的人都不忍心say no。租了这个两房一厅才开始后悔,司徒涛又说不愿意来我这座城市。物离乡贵,人离乡贱。由他吧,可夫妻分居两地始终不是办法。我,很郁闷。

  哥哥是合伙人,我拜托他盯着司徒涛。就这样够了吗?我实在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。毕业之后,我留在了这里。工作很是顺利,而且收入也极其可观。让我回到小地方,情何以堪?司徒涛却喜欢简单宁静的生活,他觉得只要过得去何必那么辛苦?这与我的人生观大相径庭,真后悔和他结婚。

  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我的初恋是司徒涛,我的初夜是司徒涛。我的老公不是司徒涛,那说不过去吧。我自己住这个套间,实在有些浪费。可定金已交,所以我请包租婆找个租客。“男的,也不介意?”女的,当然最是合适。如果是男的,我得亲自看过。面试过关,才能住进来。

  李莫白,行李不多。几乎最新的数码产品,他都有。我甚至怀疑,他这是在离家出走。包租婆告诉他:“接着的半年,每月租金你直接交给她。”“没所谓。”一千几百的,也就等于他身上那件衣服的价钱吧?等包租婆走开,我直接问:“你干嘛跑到外面租房?”“家里没意思,爸妈逼着我做生意。”

  果然是,我也够聪明的吧?之后的两三天,李莫白总是呆在房间。一日一餐的,他就不怕饿坏了吗?第四天,我忍不住敲了敲他的房门:“出来吃宵夜啦!”他说:“在电话视频,稍等。”过了十来分钟,他拿着手机出来。心事重重的,貌似发生了什么事儿。“我又和爸妈吵架了,他们逼我回去!”

  我没有看到视频,反而看到他相册中的照片。哇,好豪华的房子。哇,他妈妈穿金戴银。哇,名副其实的富二代。我不贪慕虚荣,只是以女人的角度劝他。李莫白一把抱着我:“只有你,最关心我。可惜,你有老公。”死人包租婆,一定是她说的。我也后悔,结婚这么早。如果,嫁给的是他……

  各自闲愁,两人又喝了啤酒。什么时候上的床,什么时候做的爱?竟然,没有清晰意识。半年来,李莫白说是合租、但几乎与我同居。我没有找他要钱,不想提——伤感情。直至债主上门,我才恍然大悟。“李莫白在哪里?”他为什么骗了人家的钱,骗了多少?与我无关,但他骗了我的感情!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深港在线综合"的所有作品,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,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、观点、配图等内容,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,未经本网许可,禁止转载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③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深港橱窗
赞助商
热图推荐
实用信息
频道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