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> 情感频道 >> 婚姻家庭 >> 男医生和女病人的暧昧:霸道的妻子把我推向情人

男医生和女病人的暧昧:霸道的妻子把我推向情人

2017年01月25日 11:36 来源:互联网 
虽然那晚什么也没发生,但是我的心已经出轨了。我逼迫自己忘记所有的一切,可是真的没办法做到。丽洁从来不跟我说让我离婚之类的话,没有让我给她任何承诺,但我真的很喜欢和她在一起。

  结婚后,我开始是住在丈母娘家,但生活总会有摩擦和冲突。岳父岳母对我不甚满意,总觉得我是乡下的土包子。而美娟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女孩,她性格急躁而骄纵,我一直忍气吞声。

  我在武汉的学习结束后,被单位分到同一系统内的一家医院。医院在省内的B市,我在那里自修了本科文凭。我真正在家的日子只能是周末,请假是比较困难的。可如果岳父岳母有什么事,美娟就打电话给我,让我马上回家,如果我不及时回的话,美娟就会跟我吵,认为我不心疼她的父母,没有良心。

  更主要的矛盾在于后来我们买的房子,美娟非要买在豪华地段,而我的经济实力根本无法承担,虽然我不抽烟,不喝酒,甚至不买衣服,但我家底薄,而且弟弟在读研究生,都是我在供给。

  我想说服美娟,让她买偏远一点的房子,她说她家出钱。虽然我们现在有了漂亮的新房,但从此我在家里再也抬不起头。

  我们住的那个小区,有钱人特别多,美娟对我越来越不满意,总是说谁家的老公会挣钱,谁家请了保姆之类的话。家对我来说根本不是温暖的窝,而是沉重的壳。

  男医生和女病人的暧昧幸福而又退缩着

  那个家让我窒息,丽洁(化名)就在此时出现了,她是我的一个病人。那是一个深夜,她脸色苍白,捂着肚子来到我的办公室。她低着头,强忍着痛,回答我的问题。看着她额头不断流淌的汗水,我暗自佩服这个娇弱的女孩。她得了急性阑尾炎,需要马上开刀。

  那天本来应该是我主刀,但我打电话叫来了另一个医生,因为阑尾炎手术需要脱光衣服才能做的。平时做手术已经习以为常的我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避讳了起来。我突然觉得看一个女孩子的裸体,很不好意思。

  丽洁的手术很成功,只是开刀后要住一个星期的院。我每次查房时,都会关心地问她几句。我尽量表现得像关心其他病人那般对待她。可我觉得她看我的眼神是炽热的。她休息一两天可以走路后,天天跑到我的办公室找我聊天。从来都是我照顾别人,丽洁却让我体会到了被关心的感觉。在丽洁热烈而真挚的笑容面前,我幸福而又退缩着。

网友有话说
深圳玩乐活动11群
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深港在线综合"的所有作品,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,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、观点、配图等内容,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,未经本网许可,禁止转载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③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深港橱窗
赞助商
热图推荐
实用信息
频道热点